• 远离无证行医 珍惜生命健康
    来源:陕西省卫生监督所  日期:2018-04-09  
  • C%4FNCXRAPK(45K`{~~]_[Q.png

    什么是无证行医?

    无证行医是指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开展诊疗活动的行为。

    无证行医的危害?

    从事无证行医的人员多无合法资质,经常会造成误诊、漏诊,甚至危及生命;

    使用的药品来源不明,存在使用假药、劣药危害;

    就医环境恶劣,不具备消毒设施,极易造成交叉感染;

    无证行医租住房屋,居无定所,出了问题一跑了之,难以维权.

    无证行医有哪些表现形式?

    黑诊所一般在临时租借的场所,挂牌或不挂牌无证行医,没有规范的机构名称。诊所内设施简陋,有的混杂在生活区(厨房、睡房等),环境恶劣。有打针、输液、卖药、接生(计划生育手术)、拔牙镶牙等行医行为;

    在早市集贸市场等人流、物流集散地,摆摊设点、看病、拔牙镶牙等;

    没有任何的医学常识和急救措施到患者家中接生的行为;

    在药店内使用仪器进行诊断、抽血化验等行为;

    一些商家企业受利益驱使,在社区、农村以“义诊”名义,借以推销保健品和药品的行为。

    如何识别“黑诊所”?

    开办医疗机构行医,必须依法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依法悬挂于明显处,“黑诊所”不能提供有效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黑诊所内设施简陋,有的混杂在生活区(厨房、睡房等),环境恶劣;

    本省个体诊所均不具备开展接生、人流、手术和性病诊治的资格和条件,宣传或从事上述诊疗业务多为黑诊所;

    无证行医的人员在“黑诊所”中给患者看病,不能提供《医师执业证书》;

    由于卫生行政部门的持续性打击取缔,黑诊所多将药品放在“诊所”外的其他地点,躲避查处。

    哪些行为将追究无证行医刑事责任?

    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开展诊疗活动(开办医疗机构),情节严重的;

    未取得或者以无证手段取得医师资格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

    被依法吊销医师执业证书期间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

    未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书从事乡村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

    家庭接生员实施家庭接生以外的医疗行为,情节严重的。

    我国法律法规明令禁止无证行医行为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对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行的,责令其停止执业活动,没收无证所得的药品、机械,并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未经批准擅自开办医疗机构行医或者非医师行医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取缔,没收其违法所得及其药品、器械,并处以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医师吊销其执业证书,给患者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 第一款规定: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无证行医危及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往往付出生命代价,国家严令禁止;无证行医违反国家法律,情节严重的则构成犯罪行为,将被判处刑罚。可见无证行医行为既害人也害己,提示广大市民远离无证行医,珍惜生命健康;警告无证行医者主动停止无证行医,做守法公民。

    广大市民依法享有向卫生行政部门举报无证行医行为的权利,如果发现无证行医行为,请及时向卫生行政部门举报,以利于其非法行为被依法查处。同时劝告大家要主动抵制“黑诊所”;擦亮眼睛选择到合法医疗机构就诊,并要主动索要并保存门诊病历、收费收据等,以便给后续治疗的医生提供参考以及出现医疗事故争议时提供证据。广大群众要与卫生行政部门共同承担起维护健康,保护生命的责任。

    无证行医扰乱医疗服务市场秩序

    无证行医的存在,严重威胁群众就医安全,扰乱医疗服务市场秩序,阻碍医疗体制改革目标的实现。多年来,全国各级卫生行政部门一直在坚持打击非法行医,规范医疗服务市场,但是由于多种原因和一定的市场需求,非法行医在全国各地仍然普遍存在。

    2011年,我省各级卫生行政部门依法对各类非法医疗行为做出行政处罚并结案10.3万件,其中未取得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4.1万余户次。无证行医处罚案件占医疗卫生行政处罚案件的39.8%,由此可见,经过多年的整治,当前的打击无证行医仍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

    造成无证行医打击难的原因

    1、经济利益驱动是无证行医的直接原因

    黑诊所和游医的投入少、成本低,相对而言经济收益高。由于其未办理营业执照,脱离了工商行政部门的监管,不需要缴纳各种税和管理费。黑诊所大多以租房为主,租房的成本低,有的诊所居住和诊疗在同一房间内,既是诊所又是卧室,诊疗设施简陋,有的没有任何消毒设施。无证行医适用的药品和医疗用品很多来自于不正规的进货渠道,甚至假冒伪劣的药品和产品,成本低廉。

    外来务工人员等低收入群体绝大多数没有纳入医疗保障体系,就使收费较低无证诊所成为他们看病的第一选择。以普通感冒发烧为例:如果到正规医院就诊,挂号费加上医药费很少有低于100元钱的,而在无证诊所里,也就是20元、30元,超过50元的寥寥无几。又如接生,在正规医院需要2000-5000元,而无证接生只需200多元钱。

    2、黑诊所是某些无证行医者的谋生手段

    无证诊所的诊疗人员和游医主要是无业人员,包括医学类毕业生、医疗机构的下岗分流人员、乡村医生等,为了生存而无证行医,非法行医成为他们的谋生手段。近年来高、中等医学教育出现产业化趋势,一些医学院校不考虑就医前景,盲目扩大招生,尤其是一些中等卫校及非正规院校医学专业毕业的学生,有的不具备医师资格报考条件,有的即使取得医师资格也难以在医疗机构中找到工作岗位,形成“学医后没有资格”,“毕业后失业”的现象,这部分人员为了生存,便将无证行医作为谋生手段。随着城市化建设的发展,“撤村改居”、“撤村并居”客观上使原来在乡村医疗机构执业的一些乡村医师丧失了工作岗位,其中部分人员成为无证行医的群体之一。随着企业后勤服务改革,一些企业内部医疗机构的医生下岗,其中部分人员不符合执业医师报考条件或短期内无法取得执业医师资格,再就业困难,一些人便私开黑诊所无证行医。

    随着西部经济开发脚步的加快,大量外来务工者涌入我省,而我省目前医疗服务资源尚不能较好解决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的就医保障问题,给无证行医者提供了一定的空间。以籍贯为群体的外来人员中一些不具备独立行医资格和基本条件的个人,利用群众不了解医疗专业知识、不明真相和贪图方便、便宜的心理,未经卫生行政部门批准擅自以“诊所”等形式进行非法行医,这些人员素质低,行医场所多处于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地区,多租住民居,配置简单医疗设备器械,混迹于周边居民中,与卫生执法部门相抵制。

    此外,某些无证行医人本身也是弱势群体,他们当中很多人接受过医学教育但无法在正规医疗机构就职,又肩负着养家糊口的重担。调查显示:无证行医人49.56%的人员集中在35岁至50岁之间;无证行医男性个人平均年龄远高于女性。他们选择的城乡结合部或农村地区行医,源自这些地方流动人口多、病源多,且违法行医隐蔽。

    3、无证行医的违法成本低

    对无证行医人及黑诊所就医人员调查分析显示:主要违法科目以内科居多,儿科、外科、妇科紧随其次。2010年至2012年3年间三区一县的108起无证行医案件中,无证行医分类主要以内科诊疗为主,占无证行医总数的55.00%,其次是儿科,占调查总数的15.68%,牙科占8.75%,妇科、外科分占6.88%。无论无证行医发生数较多的城乡结合部、农村还是发生数较少的城市地区,行医科目中内科均居首位,这是由于该科目投入少,风险小,易于操作。

    我国对无证行医的处罚是:取缔、没收药品器械、罚款、吊销资格证。由于无证行医者流动性大,因此即使下达了取缔命令也难以实施;对于黑诊所而言,他们的器械少而简易,只在接诊点存放少量药品或不存放药品,执法人员采取取缔措施时,在现场只能没收少量的诊疗器械和廉价药品,对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很小。这些无证行医的违法所得难以计算;在罚款方面,法律法规本身规定的罚款数额就低,例如《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对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的违法行医,处以1万以下罚款,在实际的执法中罚款额度更小,这点罚款对无证行医者来说力度太小,震慑力也不大。

    4、就诊人群的医学知识匮乏,缺乏自我保护意识

    许多患者防范意识淡薄,误信盲从,对所谓的“祖传秘方”和“祖传中医”深信不疑。通过对黑诊所周边居民的调查,可以看到就诊人群受教育层次低,且收入低。文化程度较低的人群多选择黑诊所就医,其中学历在大专以上人员选择黑诊所就医仅占13%,高中毕业学历就诊人群占25%,初中以下学历就诊人群占52.2%;被调查居民是否选择黑诊所比例为1:1,今后还会选择黑诊所就医人数占总人数的56%。

    5、处罚落实困难,根治难度大。

    本次共对参选地区108起无证行医案件进行了调查,其中107起无证行医被卫生部门取缔,1起未做处理。通过对107起案件处理结果分析,可以看出:①无证行医人员不仅从场所选择上躲避执法人员的查处,而且利用时间差跟执法人员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午间、晚间、节假日是这些无证诊所开门营业的最佳时间,除此之外,他们警觉性非常高,一有风吹草动,就关门歇业。在医疗过程中大多不开处方,无门诊日志。还有一些违法者手段隐蔽,如非法“接生婆”既不挂牌坐诊,也不公开亮相,大多以电话或介绍人联系“业务”,即使被查到,现场也不易取证。②法律、法规滞后,可操作性差。现行法律、法规对无证行医处理的主要依据为《执业医师法》第39条,《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44条,《刑法》第336条。卫生执法部门对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无证诊所,只能予以取缔,没收药品、器械和非法所得并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但在实际查处中,行医者只有一些简单、廉价的药品,甚至许多无证诊所药物存放在其他隐蔽的地方,放在诊所的只是一些空盒子。取缔一次,无证行医者的损失极少,造成无证行医打而不决、甚至越打越多的局面。③强制措施不够。无证行医只要不治残治死人,一般不触犯刑法。而行政法规上又没有对无证行医者(自然人)规定强制措施,一旦立案,外地游医立即外逃,行政罚款最终不能结案。即使是本地的无证行医者罚款相对与其丰厚的利润来说是微不足道的,高额的利润诱惑许多无证行医者顶风作案。